讨论殡葬暴利的话题显得尤为沉重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接近1000万的死亡人口,并且死亡率又是以每年7‰的速度在增长。伴随着严重的老龄化问题,2014年中国殡葬协会预测,2020年我国殡葬业消费将达到6000亿,到2023将会破万亿。

      这看起来是个非常可观的行业。然而事实上,墓地服务已经是整个殡葬行业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部分,在整个行业中占比超过一半。但这仍是一个被高度管控的行业,“躺着挣钱”变得愈发艰难,市场化仍待破局。

      “死无葬身之地”堪称“史上最恶毒的诅咒”,然而殡葬暴利却使很多低收入群体时时处于这样的诅咒中。垄断暴利之下,普通民众日渐难以承受殡葬费用的畸高,“死不起”既是悲情的叹息,更是愤懑的诘问。随着殡葬改革的持续深入,禁止土葬、提倡火葬已成为一种硬性规定,而“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殡葬行业却没有给老百姓留下任何选择的余地,乃至于移风易俗利国利民的改革政策竟然成为了垄断者牟取暴利的“尚方宝剑”。
      针对殡葬费用的日渐攀升,屡有业内人士指责民众“好面子、爱攀比”,事实果真如此吗?放眼望去,真正青睐奢华墓地的依然是凤毛麟角,更多的人是只是希望为逝者觅得一块安身之地;与大动干戈的豪华葬礼相比,寻常葬礼依然占据着绝对的多数。不难想象,在殡葬业超过6000亿元的销售总额中,肯定是普通消费者在“扛大旗”。但是,看看那些畸高的收费项目,普通消费者的消费如何“普通”得起来?更何况,在殡仪馆厚此薄彼的服务安排之下,有谁不想竭尽所能为逝者提供更好的环境呢?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问题是,按照现有规定,所有公墓以20年为一个周期。也就是说,无论现在花费了多少钱,20年后将会是再一次轮回。暴利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暴利无从避免而且层层叠加。

      殡葬暴利的根源很简单,行业垄断;铲除暴利的方法也很简单,打破垄断。但就是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事,却迟迟得不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民政部从2002年开始,一直在进行《殡葬条例》修订的调研工作,旨在调控殡葬暴利。这么多年过去了,实际效果有目共睹。遍览各地,哪一家殡仪馆不是民政部门的下级直属单位,多少民政部门已经将“准入审批权”转化为了“经营独占权”?由此可见,寄希望于垄断者自我阉割是一件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几乎每年都有政协委员提案建议尽快出台殡葬法来真正规范殡葬业,荡涤暴利。建议的内容当然很好,但要想真正发挥威力,首先就必须跳出“部门立法”的窠臼,真正交由独立的第三方去完成。打破垄断、引入竞争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是时候动些真格的了。否则的话,铲除殡葬暴利依然将会遥遥无期。

      生与死是每个人都绕不开的话题,讨论殡葬暴利的话题显得尤为沉重。当很多人都在寄语逝者“你在天堂还好吗”的时候,囊中羞涩者却还在因亲人“不得其门而入”而暗自神伤。期待来年这样的悲情不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