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的民间习俗:红白杠

      上海传统殡葬组织起源于民间,而非由政府主导。有着自己独特的特色,既有民众自发的邻里间的互帮互助,也有会馆公所与慈善团体等民间社会组织的介入,两种方式的结合使国人死后入土为安的观念能够顺利完成。
 
       从晚清到民国,上海传统的殡殓大多是由民众自主进行的,除了自家人之外,听到丧讯邻居之间也会互帮互助,主动前来帮忙料理后事。沪郊农村要是某家死了人,村中家家户户都会派人相助。
  
      男人们忙着采购物品,借用桌凳以及各色器皿。女人们帮助缝衣做带,赶制死者入殓时所短缺的衣着。除了熟人帮忙以外,像搬抬棺材这类的体力活会请一些脚夫来帮忙。
 
      上海的脚夫又分扛夫和箩夫,两者经常因为抢生意而发生争斗,1803年上海县府还为此专门立碑规定:
 
      “嗣后凡有店铺粮食、油酒及航报船只钱货等项,俱归箩夫;至烟糖、棉花及一切洋货等物,悉归扛夫。照依旧分界址承值……婚丧舆轿,均听民便,不得专归箩夫,以杜把持勒索……”
 
      可见这婚丧之事并没有明确划分给扛夫或箩夫,故以脚夫统称。在上海,民间将从事婚丧嫁娶业务的脚夫称为“红白杠”。
  
      “红白杠”顾名思义,“红白”指的是红事和白事,即婚丧大事,而“杠”则有抬的意思,描述的非常生动形象。在灵车出现之前灵枢都是要用人抬的,所以旧时民间各地都有“杠房”负责抬灵柩,“红白杠”便相当于上海的“杠房”,红事抬轿子,白事抬棺材,还在举办庙会时将菩萨抬出庙、掌旗、掌伞。

      从事“红白杠”的人有不少,有组织,还划分势力范围。“在丧事活动中,早前的红白杠以寺庙、村落形成自然的界限,有各自的势力范围。”但大都分布在寺庙、贳器店附近,服务对象主要针对于居住在附近的丧家,因而其分布较为零散,且组织形式较小。
 
      红白杠一般没有固定的店铺,人员平时分散,有红事或白事由杠头召集而集中。从事红白杠工作的人大多将其作为副业,平时经营各自的主业,只有在遇到红白事时再集中在一起。除了红白事外还从事其他需要体力的工作,例如抬轿子的轿夫等。
      由此可见“红白杠”这一群体只是为了满足居住在附近丧家的殡殓需求而出现的,殡葬服务较为单一,只有抬棺材这一项。从事“红白杠”的人员也并非职业,主要是以出卖体力获取报酬的劳动。人员平时分散,有事集中说明该组织的组织状态是非常松散的。
 
      但脚夫在以轿代步的年代里,生意是非常好的。无论文武官员出巡,还是乡绅出游,民众办婚丧喜事都由他们组成队伍。主人的地位越显赫,抬杠的人员们就越神气。按风俗习惯,一般的平民百姓、商贾巨富的灵柩出殡,抬灵柩的有四人、八人、十二人之分,有品级的政府官员出殡有三十二人抬、四十八人抬、三十六人抬,人数越多显示出主人地位越高。
 
      老上海大户人家的出丧热闹非凡,龙头杠前有“五梅花”手执“回避”“肃静”牌鸣锣开道,吹打手紧随其后,鼓乐齐鸣,道士念念有词,亲朋好友殿后,队伍浩浩荡荡长达数里,成为马路上的一道景观。盛宣怀去世时,他的家人为他定制了一部六十四人抬的龙身灵车,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在当时引发了很大的讨论。 
      除了红白杠以外,在老上海,贳器店也是市民自主殡硷过程中所需要倚靠的。贳器店出现于20世纪初,“贳”是出租、出借的意思,“贳器店”就是出租器物的店铺。
 
      普通人家日常生活中常备的桌椅碗筷毕竟有限,但是在举行红白事的时候往往需要大量的桌椅和餐具。贳器店专为婚丧家提供搭棚、扎彩、挂堂慢、张挽嶂,出租茶担、圆桌、餐具等服务,有的还代召红白杠,广泛分布于城乡。
 
       知名的有新星合记贳器公司、振昌公司、史宝泰、仁松记等,上海永寿路称贳器店一条街。贳器店的业务较“红白杠”来说丰富了一些,不仅提供租借桌椅、器皿,也提供上门搭棚、扎彩的服务。因为和“红白杠”的业务并无交叉,所以有些贳器店也为“红白杠”招揽生意,成了“红白杠”的集中地。
  
      “红白杠”和贳器店的联手有点类似于今天的一条龙服务,丧家只需找到贯器店代办丧事即可。《沪江商业市景词·贳器店》中描述清光绪年间的情景:
 
      “婚丧喜庆爱堂皇,唤得专门贳器装。任尔安排何品级,不难富可敌侯王。”可见无论婚事、丧事,雇主只要提出规格要求,一切都由贳器店承办,雇主只要最后结账付钱就行,中间就不必操心了。在丧事方面,贳器店包办了从初丧到开丧的活动。
 
       初丧时扎素彩、设灵堂、请和尚念经、供茶炉烧水、出租白衣、麻衣等,一般有三天排场,到五七开丧,发讣闻,亲友来吊丧。大户人家都借玉佛寺庙开丧,就在里面扎彩,也有全套堂慢、茶担,指定酒席。小户人家只是在家里设个孝堂,借些白衣,披麻戴孝。
  
       贳器店服务的主要是官僚和富有的人家。如哈同的老婆死后,丧事做了七七四十九天,由好几家贳器店联合承办,花销巨大。贳器店与“红白杠”携手为丧家服务,形成了殡葬组织的雏形。然而贳器店与“红白杠”都较缺乏专业性,并非专门为丧家服务,而殡葬事务只是他们各种业务中的一环,且组织较为松散,业务范围比较有限。但它们满足了丧家的最基本的殡殓要求,是殡葬业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