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殡改难以推进的原因

      新时代的殡葬改革不仅是重大的民生问题,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一环。由于经济发展及传统观念等影响,当前我国农村地区土葬、骨灰装棺二次再葬等陋习屡禁不绝、传统殡葬习俗花费巨大,挤占宝贵的土地资源。推行殡葬改革有利于我国土地资源的保护,建立科学、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社会进步与发展。为此,民政部门出台了有关殡葬改革的指导意见,目的在于通过拆除违规坟墓、薄葬思想宣传、违规土葬行为起棺火化、建设公益性公墓等举措,引导群众移风易俗,提高火葬率、摒弃厚葬薄养、建造大墓豪华墓、游丧闹丧、坟墓围村等陋习。但在一些地方出现了简单粗暴的“一刀切”“运动式”的做法,造成了不良影响,伤害了一些群众感情。因此,要全面落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要求,破除殡葬改革难题,促进殡葬管理、殡葬服务与殡葬改革协同并进。
殡改难以推进的原因:
      (一)农村传统观念浓厚,基层政府殡改宣传不到位我国的殡葬文化起源于人类早期的鬼神思想与宗教思想,围绕“灵魂不灭”的观点为主题。经过演变发展,具体形成体系制度可见于《礼记》,《礼记》乃儒家经典,主张“事死如事生”和祖先崇拜的观点。封建统治者孝道文化及社会文化的宣扬、宗教文化和殡葬文化的融合交汇、地域民俗的差异等原因,形成了我国各地不同而普遍具有迷信色彩的传统殡葬文化与习俗,这些习俗代代相传,演变发展,早已成为民间文化的一部分,农村地区是保留这些文化的典型。虽然殡葬习俗中间杂迷信与传统文化成分,但传统的殡葬习俗早已深入人心,难以动摇。
      大部分地区殡葬改革前期宣传工作不到位,导致后期改革进行时出现纠纷与矛盾。农村殡改文件宣传方式大多为张贴纸质文件,而农村居民老年人文盲者居多,无法了解文件内容。农村殡改宣传工作人员由于话题的避讳性与宣传专业化程度不高等原因,最终导致宣传教育工作缺乏。部分农村殡改人员为改革任务顺利完成,避免百姓反对,往往省略宣传工作,直接进行平坟运动。宣传体系的不健全导致农村民众对殡葬改革缺乏了解与认识错误,往往形成反对意识,造成改革障碍。
      (二)经济发展助长厚葬风气,殡改管理体系不健全随着我国经济的稳定发展,农村人口外出务工或生意谋生,相当一部分人收入可观。在生活富裕与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农村民众在长辈逝世后大操大办,进行厚葬。近年来农村地区丧葬攀比严重,棺木大小、陪葬品数量攀比之风日益增加。甚至巨资购买山头,大兴土木,筑豪华大墓,浪费土地资源与土木原料。丧事大摆宴席,高价招请丧葬乐队,制作大量纸扎,收取礼金,助长不良风气。经济发展改善着农村民众的消费观念,但攀比心理以及错误的孝道观念使得殡葬消费方向产生偏差错误。
      殡葬改革以火化率和骨灰入公墓率为主要指标,但监管体系缺失,以致出现买卖火化证明、骨灰以假换真现象。农村地区由于网络覆盖率不高,与当地政府或国家的监管系统衔接不完善,信息上报工作不到位。管理控制尚处于人治阶段,易导致“讲人情”现象与“无事官”的出现。农村劝导体制不完善,村委员会基本不干涉居民治丧情况,无专业劝导人员进行殡葬改革宣传,导致农村民众无法正确认识殡葬改革。
      (三)民俗现实问题困扰,行政方案简单偏激农村民众普遍遵循传统土葬丧葬习俗,丧葬习俗某些方面彰显了亡人的地位与家庭背景,特别是老年群体,不愿接受改革与新式丧葬,部分老年人立下遗嘱要求身后土葬,子女接受殡葬改革观念,但在传统“父母命不可违”的要求下也会尽量选择遵循遗嘱进行土葬。部分老年群体的配偶在殡葬改革前逝世进行装棺土葬,而殡葬改革要求骨灰进公墓,导致配偶双方去世后无法合葬,该问题的困扰导致农村民众违背相关殡葬改革规定私下土葬合葬。根据部分地区习俗,老年人在到达一定年龄后子女会提前制作寿棺以求多财多寿而显孝,但殡葬改革后如何妥善处理已制成的寿棺成为一大问题。
      殡葬改革任务大多是由县级政府发布,下级乡镇及村委会执行。由于上级政府的命令,要求提高火葬率及入公墓率等,下级基层部门在执行过程中部分行政方案简单偏激。执行人员由于利益驱使及政绩观念的影响,执行方案时采取强权主义,使得民众反感与抵制。强行平坟运动使民众丢失祖坟,方案缺乏人道主义精神,打砸墓碑行为导致民众产生经济损失,引起负面情绪。
      (四)殡改保障体系缺乏,殡葬服务体系不完善法制保障是殡改进行的基础,而我国目前的殡葬管理条例尚存纰漏,地方各级的殡葬改革规定内容不完善。对殡改违规事故处理的法律法规尚未出台,殡葬改革法制保障不完善。殡葬改革财力保障缺乏,平坟或迁坟及火化、建设公益性公墓等项目的补贴经费尚无标准,补贴低廉或无补贴使得农村民众缺乏积极性。
      农村殡葬服务基础设施不完善,部分地区至今未建设殡仪馆,无法实现尸体火化。偏远地区交通不便,道路或灵车运输不便等问题无法运送尸体。殡仪服务质量评价体系不健全,殡葬行业收费不合理,灵车运输、殡葬司仪、火葬、骨灰盒及墓地等收费昂贵,加重民众经济负担。部分地区尚未建设公益性公墓(骨灰堂),骨灰无指定地点下葬安放。殡仪部门殡仪服务态度差,丧属无法进行评价监督,服务评价系统缺失导致丧属无法提出改进建议或协助民政部门监督殡仪服务。殡仪馆殡仪服务项目无法满足丧属殡葬需求,农村殡仪部门通常仅有简单的遗体保存、告别、火化等服务项目,未考虑农村丧礼习俗问题,无法满足丧属的治丧心理需求与寄托。